原標題:媒體曝澳大利亞政府泄漏公民信息 阿博特政府再次面臨考驗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鄧黎):在披露了澳大利亞情報機構竊聽印尼總統蘇西洛及其夫人的電話後,澳大利亞媒體2日再次曝出“猛料”,稱從美國前情報官員斯諾登的文件中發現了新證據,表明澳大利亞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搞竊聽,並且向其他西方國家提供澳大利亞公民的信息。
  這次披露最新情況的還是《衛報》。《衛報》澳大利亞版2日發佈報道,公佈了一份會議備忘錄,備忘錄的主要內容是所謂“五隻眼”組織,即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五個國家的情報官員討論如何分享情報。
  報道說,2008年4月22日到23日,“五隻眼”組織的情報官員在英國切爾滕納姆召開了一次會議,討論在多大程度上共享情報信息。在那次會議上,澳大利亞代表表示,可以向其盟友提供關於澳大利亞公民的“整體的、未經選擇的、未經刪減的元信息”。所謂元信息,是指人們在使用技術手段時所產生的原始信息,例如,電話通話的時間、地點、時長,撥出號碼等不包括通話內容在內的信息,以及電子郵件的發件時間、收件人、郵件主題等不包含郵件內容在內的信息。根據這些元信息,基本可以勾勒一個人的社會交往等重要信息。
  《衛報》澳大利亞版評論說,雖然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拒絕分享關於特定公民的個人元信息,但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提供信息的尺度,要比“五隻眼”國家中一些其它國家提供信息的尺度要大。例如,加拿大就堅持認為,在分享元信息時,應對其進行刪減,以保護公民的隱私權。更重要的是,《衛報》澳大利亞版指出,“這份標記為‘機密’的文件表明,在當時,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打算在多大程度上與其外國盟友分享信息,也再次證明,在某種程度上,澳大利亞情報機構對公民個人元數據的監控是無需授權的。”
  同一天,《澳大利亞人》報發表報道說,斯諾登文件的最新披露,還包括澳大利亞對印尼搞竊聽的進一步資料,以及澳大利亞對包括中國、馬來西亞、巴布亞新幾內亞、東帝汶、泰國和菲津賓進行情報活動的證據。
  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2日下午在首都堪培拉針對《衛報》的報道表態說:他相信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是依法行事,並充分保護了本國公民的隱私。阿博特說,如果我們真的非法行事,那麼拿出證據來。但就我所知,在公開層面,在這一事件中並沒有人違反澳大利亞法律。阿博特說,“元數據基本上就是一個人的電話賬單,而電話賬單和電話內容是有很大差別的。”
  但是,澳大利亞本地媒體顯然對阿博特的觀點持有異議。《澳大利亞人》報的文章說,很可能澳大利亞情報機構的行動並沒有觸犯法津,但事實是,澳大利亞並沒有充分的立法,以保護公民的元信息不受侵犯。本地另一份報紙評論說,較之於美國越來越嚴格的、針對情報機構的行為規範,澳大利亞在這個領域的規定是不夠的。
  在《衛報》的報道發表當天,澳大利亞本地媒體幾乎用了同樣的標題來評論這一事件對聯盟黨政府的影響,那就是澳大利亞政府將面臨更大的壓力。
  在今年9月的大選後上臺執政的阿博特政府,最近在國內受到不少評論。在外交方面,不久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和《衛報》澳大利亞版披露澳大利亞情報機構對印尼總統蘇西洛和其夫人搞竊聽,引起印尼的強烈反彈,阿博特政府對此事反應遲緩,被外界批評缺乏外交經驗。最後,阿博特給蘇西洛寫了一封信,但在信中僅是“深表遺憾”,並沒有作出道歉。雖然竊聽事件暫告一段落,但還是使印尼方面對澳大利亞深感不滿。在經濟領域,澳大利亞政府上周以“涉及國家利益”為由拒絕了美國穀物加工業巨頭阿丹米公司一項高達31億美元的投資計劃,被廣泛批評為“保護主義”。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說,聯盟黨在大選中以反對黨身份勝出,但現在已經處於執政黨位置,應從執政的高度來處理國家面臨的內政外交問題,摒棄“反對黨思維”,但顯然,新政府在執政上還顯得不成熟。最新披露的情報事件,是否會進一步加劇澳大利亞選民對政府的不滿,又是否會對澳大利亞與相關國家的關係造成更深的裂痕,都將是阿博特面臨的挑戰。
創作者介紹

毛毯

oy59oya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