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時常有刺激性氣味,廣州顏樂天紀念中學學生上體育課前,老師要先辨別風向再決定在哪塊區域上課。南都記者李向新 攝
污染企業扎堆
  “又放毒氣了。”12月15日15時30分左右,隨著一陣熟悉的刺激性氣體味道來襲,在廣州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辦公的老師們焦躁不安。 
  陳老師直呼頭暈,只能停下手頭工作趴在辦公桌上休息,緩解難受的感覺,期望味道儘快散去。
  1個小時之後,刺激性氣體依舊,領導決定讓大家提前下班。
  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系白雲區教育局下屬職能部門,2007年搬至顏樂天紀念中學內辦公,負責指導全區中小學教學研究、科研與培訓。他們沒有想到,與學校周圍污染之間的爭鬥自此開始了。
  令陳老師無奈、失望的是,連續5年的投訴,困擾1000多名師生的刺激性氣味卻從未停止……
  熟悉氣味又來襲
  上周剛整治,新一輪刺激性氣體又來了,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老師們趴下一片
  顏樂天紀念中學是廣州市綠色學校、白雲區重點中學,坐落在均禾街羅崗村,承擔周圍五村1000多名小孩初一至初三教育的重任。
  搬到此辦公的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每周要接待全區各學校辦理繼續教育報名、繳費、驗證或課題申報、試卷徵訂等業務。該中心的吳明(化名)說,15日下午3時許,正值上班時間,焚燒皮革的刺激性氣體又襲擊校園,“味道太熟悉了,坐在辦公室也知道是圍牆外這棟大樓一樓散髮出的,我們沒有辦法,只能希望早點散去。但是,味道很久沒散,辦公室里的老師們趴下一片。”最終,領導讓他們在下午4時30分提前下班。
  中心的老師們說,他們甚至能判斷是哪棟樓第幾層散出的氣味,這些帶有強烈刺激性的氣味,他們稱之為“毒氣”。
  “這種事情太突然,我們沒有辦法立刻通知到每個學校,告訴他們提前下班了。有些學校過來辦事情,只能讓門衛做好解釋。”吳明說,被迫提前下班已經不是第一次,不少學校前來辦事情因此吃過“閉門羹”。
  上周,白雲區環保局、均禾街街道辦事處就校外污染源進行全面排查,發現三家無牌無證企業。均禾街街道辦相關負責人說,一家企業是利用激光在鞋底雕花,利用高溫融化鞋底的膠作業,會產生較大氣味,當時就要求三天內必須關停。
  但吳明透露,整治行動確實起到作用,上周確實沒有聞到強烈刺激性氣味,“我們沒有想到,新一輪刺激性氣體來得這麼快。”
  陳老師的“測試臉”
  陳老師的臉好比測試表,刺激性氣體飄來臉變得通紅,嚴重時候滿臉起疙瘩
  老師們談及哪裡受污染最嚴重,一致指向靠近七星崗工業路的工業園區。原來,靠近圍牆的辦公樓是校長、領導們的辦公場所,因污染太嚴重,最終搬走了。有老師說,好在學校場地較大,辦公樓較寬鬆,還有騰挪的空間。
  距離污染源近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自然受侵擾嚴重。該中心一位負責人介紹,刺激性氣體污染從2009年開始,第一次導致中心不能正常上班是在三年前,“當時,我在電腦室開會佈置一年工作,結果‘毒氣’來了,剛開始大家強忍著,馬上就有老師坐不住,我只能提前結束會議。等老師們回家了,我打電話過去,他們反饋說頭還是暈的。”
  陳老師對污染氣體反應強烈。南都記者上周實地走訪時見到陳老師,只見他聞到刺激性氣體全身發抖,好一會兒才讓自己鎮定。陳老師說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刺激性氣體如此敏感而強烈,每次只要刺激性氣體飄進辦公室,他比其他人更難受,“剛開始感覺像是硫酸潑在臉上,很獨特、很難受。我就會用冷水沖洗,又有痛的感覺,再之後會感到頭暈。”
  該中心的老師說陳老師的臉好比“毒氣”測試表,每當刺激性氣體飄來,臉就變得通紅,嚴重的時候滿臉疙瘩。但也有老師認為陳老師敏感體質可能與他不經常鍛煉有關,加強鍛煉是抵禦“毒氣”好辦法。
  但當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計劃在學校修建一條健身路徑,讓師生加強身體鍛煉的時候,新的問題又來了。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一位負責人說:“平常到球場踢個球,被熏得不行,球也不踢了。要是建好了,有誰還會去健身路徑?所以最後沒搞。”
  上體育課看風向
  操場經常能聞到氣味,體育老師很無奈,只能風往哪裡吹,就換個地方上課
  受困擾的不僅僅是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還有在顏樂天紀念中學教室上課的學生們。初一學生小梁說,上課的時候偶爾有味道飄進來,老師就讓大家開窗通風,但吹進來的風還是臭的。
  學生們透露,在操場上氣味最明顯,尤其是西北角的廁所內,夾雜著臭味、蘋果味、焦臭味,更多學生聞到的是特殊的刺鼻性氣味。
  對此,學校的體育老師很無奈,由於操場經常能聞到氣味,一陣風吹來,幾分鐘內令人開始頭暈。因此,他每次上體育課之前,要看風向。但是,情況並非那麼簡單,風向有時會變,“我們沒有辦法,只能風往哪吹,就換個地方上課。”
  調到學校的保安文師傅已經在此工作一年了,每天有晨跑習慣,他發現每天早上5時,面對學校正門、挨著發展中心的樓旁外單位就會燒東西,“很臭的皮革味,聞著很不舒服,還會冒黑色濃煙,最近半年問題更嚴重。”
  因教學區離圍牆稍遠,刺激性氣味不像在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裡那麼嚴重,但學校舉行運動會成為大難題。學校體育老師說:“我們選擇在秋天、風較大的時候,雖然風太大影響成績,但為了安全,只能如此。”
  吳明介紹,顏樂天紀念中學場地條件非常好,是白雲區少數擁有400米標準運動場的學校,區教育局原打算將初中畢業生體育考試放在這裡,“考慮到污染問題,覺得不能在這裡搞,因為有800米、1000米中跑項目。萬一考試期間周圍工廠排放刺激性氣體,肯定影響學生成績,要是把學生熏暈,後果不堪設想。”
  污染源十面埋伏
  鞋廠皮革廠化妝品廠扎堆,時不時散髮燒皮革臭味,老師稱每天心理負擔重
  站在學校任何地方,除非校內建築阻擋視野,否則一定能看到挨圍牆而建的工廠。如今,顏樂天紀念中學已被大大小小工廠360度層層包圍,站在運動場及西邊圍牆附近,時常聞到淡淡刺激性氣體的味道。
  令老師們緊張的是,學校兩側各有一棟建築,分別以“7”字形、“1”字形貼著校圍牆而建,將校園環抱得更緊,“現在已經這樣,要是工廠又排污,真的沒辦法工作了,即便沒有排污,心裡已經有了莫名的負擔。”學校老師說。
  南都記者最近一次走訪現場,隨行的還有均禾街街道辦事處市政管理所所長陳慶權等。陳慶權的父親是顏樂天紀念中學的老領導,他小時候也在這裡上學,與校領導及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的領導、老師們很熟。在操場上,顏樂天紀念中學一位領導聽見大家在談論污染問題,走上前對著老熟人抱怨:“你說學校周圍怎麼可以有這麼多污染企業?”當時,陳慶權不斷解釋。
  在學校大門不遠處,河涌里流動著的水發黑髮臭,右側工廠扎堆,路口破舊牆體上寫著“新水建皮具有限公司”、“天翔鞋業”、“遠達皮具”、“景茜皮具製品廠”、“調油改色”、“專業皮邊油”等標牌,更遠處標牌還有“嘉豐皮具有限公司”、“誠旭鞋廠”。路口一家士多老闆說,每天不定時會聞到臭焦味。
  在探訪的路上,路人對刺激性氣味態度卻顯得曖昧,多數人不願談。南都記者途經“天翔鞋業”時,聞到類似燒皮革的臭味。“就是這味道,不過是小規模的燒東西。”同行的老師說,影響他們正常工作的主要就是臭味,但很難判斷氣體來源。
  在校門口左側,情況類似,路口插著的牌子上寫著“嘉興工業園”“星尚皮具”“來發瑞皮具廠”等,老師們擔心貼牆而建的大樓在星尚皮具大樓的圍牆內。打開手機地圖定位,廣州市綠色學校顏樂天紀念中學只是小小一個斑點,周圍則是大片所謂“工業區”。
  漫漫抗污染之路
  每次投訴,區環保局、街道會處理,但執法力度遠遠比不上廠房建設速度
  “綠色學校”被工廠包圍,經常受刺激性氣味困擾,難道沒有向相關部門投訴?對此,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的吳明苦笑:“2009年有氣味就開始投訴,最後上訪,還是解決不了。”
  據介紹,白雲區教育發展中心2007年搬到顏樂天紀念中學內辦公的時候,大家覺得非常幸福:場地大、空氣好。但是,好日子維持了兩年,他們2009年開始察覺到圍牆外工廠越來越多,時不時就會有刺激性氣體侵擾校園。雖然多次向當地街道反饋,但問題不僅沒有解決,反而越來越嚴重。
  “溝通沒有什麼作用,我們向區環保局投訴。”吳明說,幾年前他電話投訴之後,區環保局卻回覆說沒有檢測力量,提出讓學校自行對刺激性氣味進行檢測,“我當時很生氣,要自己能檢測,就直接與企業打官司了,還要向環保局投訴嗎?”
  “我們想,作為教育局職能部門,問題能私下溝通解決就私下解決了。誰知道,溝通也好、投訴也好、上訪也好,污染企業越來越多,問題就是得不到解決。”吳明感覺到,污染問題並非簡單監管不到位,“如果說區環保局、街道不作為也說不過去。最近幾年,每次投訴,區環保局、街道會來人處理,局長來了幾次,確實對涉事企業罰款了,但就是解決不了問題。”
  老師們意識到問題的複雜性。在最近兩年區“兩會”上,他們通過政協委員撰寫多個提案,呼籲關註城鄉接合部學校周圍污染問題,並以顏樂天紀念中學作為典型進行詳細介紹。對此,相關部門也有回應,但執法力度遠遠比不上廠房建設速度,壓制不住村委出租廠房的衝動。
  為此,吳明以信訪形式給區長信箱寫信反映,建議成立聯合執法小組對周邊污染企業進行執法。建議很快得到採納,區環保局、均禾街道辦事處、區法院11月26日聯合執法,此後一周內沒有再聞到刺激性氣體臭味,正當師生們為此高興時,臭味又來了。
  “實在沒有辦法,我們只能通過媒體報道下,讓大家來討論問題到底怎麼解決。每次我們投訴,街道會做我們的工作,讓我們不要找媒體,但5年過去了,問題沒有解決,我們1000多名師生在這裡,生命健康受到威脅,真的是沒有辦法。”吳明說。
  污染問題如何解

  廢皮革當燃料是刺激性氣味的來源,是否有害將會對空氣質量進行監測
  白雲區環保局介紹,11月26日聯合執法隊分別對萬和自粘貼合廠(個體工商戶)、蓮花絲印廠(個體工商戶)及廣州市興潤皮具有限公司等學校周邊三家企業進行處理。發現萬和自粘貼合廠主體4月已變更為廣州市白雲區宏勝皮料加工廠(個人獨資企業)之後,區環保局已重新立案調查。執法人員當場對對蓮花絲印廠、廣州市興潤皮具有限公司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為了防止三家違法排污企業通過轉讓廠房、變更主體逃避處罰,區環保局已發函白雲區工商分局請求依法防止三家企業進行主體變更。
  談及師生們關心的刺激性氣體是否有毒,對身體有多大危害?白雲區環保局相關負責人回應,已經就這些問題與學校、區教育發展中心有關負責人進行溝通,將委托技術職能部門對學校周邊空氣質量進行監測。
  其實,梳理白雲區環保局今年以來處理情況顯示,執法人員會同均禾街環保辦和羅崗村工作人員在今年3月曾經進行調查,發現學校所在均禾街羅崗村內有近百家企業,校圍牆邊就有21家(鞋廠6家、皮具廠6家、化妝品廠3家、五金廠2家、制衣廠2家、玻璃廠1家、粘合劑廠1家)。
  區環保局相關負責人說,這些企業均未辦理環評手續。據介紹,21家企業中,部分企業生產過程中會排放刺激性氣體,且大多數企業設有小型鍋爐,部分企業把廢棄邊角料當燃料。執法人員對生產過程中有強烈刺激氣味、污染較嚴重的萬和自粘貼合廠、廣州贊美化妝品有限公司進行立案查處。同時,要求均禾街羅崗經濟聯社工作人員加強對企業管理,確保污染嚴重的企業停產整治工作落實到位,同時禁止企業使用高污染燃料鍋爐(包括煤、柴、重油、皮具邊角料等)。
  針對污染較小的企業,區環保局聯合均禾街、羅崗經濟聯社曾經在羅崗村召開關於整治環境污染的工作會議,學校周邊86家企業負責人參會。會上,執法人員責令使用高污染燃料鍋爐的企業3月21日前必須拆除現有鍋爐,責令企業在6月30日前辦理環保審批手續。白雲區環保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複查時大多數企業已經拆除高污染燃料鍋爐。9月24日,執法人員巡查又發現隱蔽在廠房、居民出租屋內的廣州興潤皮具有限公司、蓮花絲印廠使用膠水及絲印油墨,廢氣均未處理直接外排,責令立即整改。
  均禾街街道辦相關負責人說:“學校裡面是我們自己的孩子,我們在持續查處過程中,發現有污染企業藏匿於居民樓與廠房內。”
  對此,吳明也感言,環保局、街道的努力,他們看在眼裡,現實問題是工作做過了,污染問題卻沒有解決,很想知道他們應該怎麼辦?
  統籌:南都記者 劉軍
  採寫:南都記者 劉軍 陳傑生
  實習生 李芳菲
創作者介紹

毛毯

oy59oya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