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鄲市雞澤縣在2012年年初發生一起命案,4名嫌疑人和他們的7名親屬相繼被抓。涉案的齊亞博等人稱,被抓後遭到警方的刑訊逼供,被迫承認殺了人。
  辯護律師在辯護過程中,指出此案存在眾多疑點,而齊亞博等11人也在庭審時翻供。辯護律師向中央、河北省有關部門反映這起案件存在眾多問題。今年4月9日,邯鄲市檢察機關最終作出了不予起訴的決定,齊亞博等11人在被關押兩年後重獲自由。
  □記者探訪
  11人考慮提出國家賠償
  今年5月13日中午,在河北省邯鄲市雞澤縣店上鄉東柳一村的一間破舊房子內,該村村民齊亞博一家圍坐在一起翻看著邯鄲市檢察院的不予起訴決定書。時間不長,同村的劉少峰、李曉嶺和他們的父母也先後到來,不大的屋子聚滿了人。
  東柳一村,連同緊緊挨在一起的東柳二村、三村,總人口超過一萬人。兩年前,由於被指控涉嫌一起發生在東柳三村的命案,關係“極鐵”的齊亞博、劉少峰、李曉嶺、齊少歡連同他們的7名親屬被雞澤縣警方抓捕。4名年輕人是命案的嫌疑人,他們的7名親屬,則涉嫌協助毀滅證據等罪名。
  在被關押兩年後,由於證據不足,檢方撤回了起訴,齊亞博等人獲得了自由。這一切源於2012年年初的一起命案。雖然齊亞博等人被釋放,但這起命案仍然沒有偵破。
  5月13日,齊亞博等11人表示,從被抓那天起,他們就一直不承認指控,檢察院最終的不起訴決定,也昭示了他們的清白。雖然已經獲得了自由,但他們表示,“當初承認殺人等罪名是遭到了警方的刑訊逼供,我們一定會堅持反映此事,不能就這麼被白白關了兩年。”
  齊亞博等人說,等到了合適的時候,在搞清楚了法律規定後,他們還會考慮提出國家賠償的申請。
  一起命案改變4個家庭命運
  被關押兩年,4個家庭的命運就此改變。
  從4月9日走出看守所重獲自由那天起,齊亞博等4人和他們的父母雖然返回家中,但重新開始生活並不容易。由於一家三口都被抓,齊亞博家中的房子無人料理,齊亞博家的多間房子倒塌,僅剩一大間主屋。
  屋內除了兩張床及幾個櫥櫃,看不到一件家用電器。
  齊亞博說,自己雖然二十齣頭,按常理屬於壯勞力,但被關押兩年後,他一直感覺自己的身體很虛,雖然重獲自由已一個多月,但除了在家裡調養,他沒有出去打工。而家境與齊亞博並無二致的齊少歡,已經在十幾天前赴京打工。
  與齊亞博、齊少歡的家庭相比,李曉嶺、劉少峰的家庭則遭遇了更大的變故。李曉嶺的母親說,兒子在被抓前已經結婚,當她和兒子均被抓後,家中一下子變成了無人操持的局面。在今年2月底,李曉嶺的妻子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理由就是李曉嶺及其家人被抓,家庭生活實在無法維持下去。
  劉少峰的母親說,雖然劉少峰被抓時沒有結婚,但母子二人被抓後,劉少峰的嫂子選擇了改嫁。見到弟弟和母親長期被關押,妻子又帶著孩子改嫁,劉少峰的哥哥難以接受,選擇了離開家。直到現在,劉少峰母子依然聯繫不到他。有村民表示,劉少峰的哥哥像是因此事而精神失常離家出走。劉少峰的母親說,這兩年的牢獄之災,“人雖未亡但家已破”。
  □事發回述
  13歲看店男孩死於臺球廳
  2012年1月12日上午9點多,東柳三村的王認傑和朋友王召旭來到自己的臺球廳。在臺球廳里,13歲男孩張飛騰看守店鋪。王認傑反覆敲門,屋內的張飛騰都沒有反應。由於擔心店鋪被盜,王召旭上房向屋內觀察,他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驚獃,張飛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周圍滿是血跡。
  王認傑和王召旭馬上報了警。警方來之前,他倆先進入屋內,發現張飛騰的頸部有傷口。王認傑還發現,店內的老虎機也被盜,1200餘枚一元硬幣不知去向。
  警方很快趕到並封鎖了現場,經過現場勘察確認,張飛騰已經死亡。但就在警方來之前,王認傑由於擔心會被盤問老虎機的事,給自己帶來麻煩,將老虎機轉移。在警方事後的調查中,這一點也得到了確認,案發現場實際已經遭到了破壞。這樣一起命案在雞澤這個小縣城成為了爆炸性消息。
  4人在命案前晚去過臺球廳
  就在命案發生的前一天晚上,齊亞博、齊少歡、劉少峰、李曉嶺4人恰巧去過這家臺球廳。原來,齊亞博、李曉嶺平時在外打工,當時是回家過年。4人平時關係很好,1月11日晚,他們相約來到這家臺球廳。齊亞博說,當晚他們玩到9點多,就各自回了家。
  1月12日中午,李曉嶺來到齊亞博家中,告訴齊亞博,臺球廳發生了命案。到當天下午,齊亞博等4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由於他們4人在案發前一天的晚上到過臺球廳,警方在開展調查時,也先後找到了他們4人瞭解情況。齊亞博等4人說,當時警方找他們瞭解情況,他們並沒有太在意。雖然被詢問了多次,但是他們均表示案發前一晚,他們9點多就已經離開臺球廳回家,對發生的命案並不知情。
  春節過完,齊亞博返回天津的公司上班,李曉嶺返回江蘇連雲港打工。劉少峰、齊少歡則在當地打工。
  遭刑訊逼供承認合謀殺人
  2012年3月5日,在天津的齊亞博被來自雞澤縣的4名警察叫走。齊亞博回憶,他回到雞澤縣,警方要求他交代張飛騰被殺的案子。但齊亞博表示,自己與這起案件無關,不知該交代什麼。
  齊亞博並不知道,就在他被帶回雞澤縣的前後幾天,他的3個伙伴劉少峰、齊少歡、李曉嶺也被雞澤警方控制,警方同樣要求他們交代張飛騰被殺案。警方認為4人涉嫌合謀殺死張飛騰,並搶走了臺球廳內的1200元硬幣。
  齊亞博等4人都是
  90後,被抓時,實際年齡均不滿20歲。
  對於自己被警方控制後近一個月的經歷,5月13日,齊亞博對京華時報記者表示,由於自己沒有作案,起初他堅決不承認作案,警方對他採取了“措施”。齊亞博說,在一個月時間里,警方對他進行了不間斷地詢問,“白天不讓睡覺,晚上就動手打我。”在被控制後的一個月時間里,齊少歡、李曉嶺、劉少峰的經歷同樣如此。
  4人稱,警方對他們刑訊逼供的手段包括將雙臂吊起來,腳不能著地、用鐵棍壓腿等,長時間不讓睡覺更成為家常便飯。
  齊亞博等4人說,由於無法忍受警方的刑訊逼供,他們被迫先後承認實施了殺害張飛騰,並盜走了臺球廳內的1200多枚1元硬幣。
  4月9日前後,齊亞博等4人被先後送到雞澤縣看守所、邯鄲市第二看守所等幾個看守所,齊亞博等4人說,進入看守所,他們的噩夢生活才得以結束,“到現在也不敢再回憶那一個月,被刑訊逼供最厲害時,想到過還不如馬上死了。”
  □牽連家人
  多名親屬涉嫌偽造證據被抓
  就在齊亞博等4個男青年先後認罪,並被轉入看守所後,他們的家長陸續得知兒子的最新情況。2012年4月12日,齊亞博等人的親屬們一起來到縣公安局,想打聽孩子的情況以及下一步該怎麼辦。但是時間不長,齊亞博的母親馬愛芳、齊少歡的父親齊占學等多人卻被雞澤縣警方傳喚,並被先後採取監視居住、刑事拘留等強制措施。
  在被警方控制後,馬愛芳等幾名家長被要求交代是如何幫助齊亞博等人毀滅證據、轉移贓物。警方當時即認定,馬愛芳、齊占學等家長在事後協助齊亞博等人丟棄了作案的刀具、轉移了盜來的錢款。
  馬愛芳等家長說,他們起初同樣不肯承認這樣的指控,而隨之而來的也是警方的刑訊逼供。馬愛芳等人說,由於無法忍受警方的刑訊逼供,他們最終也“低頭認罪”。
  □警方說法
  進行測謊試驗確定嫌疑人
  經過近4個多月的偵查,警方形成了一份破案報告,對這起轟動一時的殺人案做了大致如下的結論:案發當晚,齊亞博等人經過密謀,準備偷竊王認傑臺球廳里的錢。臺球廳關門後,齊亞博等4人搭人梯翻過圍牆進入臺球廳,在盜竊老虎機內的硬幣時,張飛騰被驚醒。齊亞博見狀,先捅了張飛騰一刀,扎中了張的頸部。齊亞博將刀遞給劉少峰,劉又捅了一刀。劉少峰將刀遞給李曉嶺,李又捅了一刀。齊少歡膽小沒敢接著捅。
  4人隨後偷走老虎機內的錢幣,翻牆逃離現場。案發後,齊亞博等4人將事情告知父母,但幾名家長反而幫忙將作案的刀子丟棄,又找親屬將1200元的硬幣換成紙幣。
  警方認為,齊亞博等4人涉嫌搶劫罪,他們的家長則涉嫌幫助毀滅、偽造證據。到破案報告形成時,齊亞博等4名男青年,他們的父母、親屬7人被警方控制。最終,這4個家庭的11人被檢察院提起了訴訟。齊亞博等4人以及馬愛芳、齊占學被訴至邯鄲市中級法院,劉凈霞等5人被訴至雞澤縣法院。
  對於為什麼鎖定齊亞博等4人為嫌疑人,雞澤警方的破案報告稱,起初對這4人進行調查後,並未發現相關證據。經過調整偵查思路,警方對齊少歡做了測謊試驗,認定齊少歡有重大作案嫌疑,因此將其控制。齊少歡到案後最終承認作案,並交代出齊亞博等3人。警方這才順藤摸瓜,將他們4人全部控制,列為張飛騰被殺案的犯罪嫌疑人。
  □律師辯護
  口供不一致警方沒物證
  據瞭解,在此案中,河北升陽律師事務所的武鐵等多名律師以及雞澤縣的幾名律師擔任了齊亞博等人的辯護人。武鐵等律師在仔細閱卷並會見了齊亞博等人後,發現了這起案件的眾多疑點,齊亞博等人也都向律師們表示自己沒有作案。
  綜合這些疑點,武鐵等人認為,這起案件存在太多的疑點和紕漏,僅憑警方的一系列口供,沒有足夠的物證就定罪,顯然可能鑄成錯案,“這起案子是命案,關係到幾個年輕人的生命,我們自然要堅持提出這些疑點”。除了堅持自己的觀點外,律師們還向中央及河北省有關部門反映這起案件的問題,希望能引起上級部門的重視,全面、謹慎地對待案件。
  從2012年4月被抓,直到2013年10月,這起案件才在邯鄲市中院、雞澤縣法院開庭審理。在庭審中,齊亞博等11人全部翻供,否認檢方的指控。
  據京華時報記者瞭解,由於律師們堅持不懈地反映,這起案件引起了河北省有關部門的重視,齊亞博等人沒有被很快作出判決。河北省有關部門亦指出該案件辦理中,公安及檢察機關存在的一系列問題。
  疑點1 作案刀具至今沒有找到
  武鐵等律師表示,案卷中有11人的口供,但這些口供前後不一致,對案情的敘述差別很大。而除了口供,警方在物證方面幾乎是一片空白。作為重要證物的作案刀具一直沒有找到,而這起案件的作案刀具至今依然沒有找到。
  疑點2 現場未提取到足跡和指紋
  警方勘查現場,沒有能提取到齊亞博等人的足跡,在老虎機上也找不到幾人的指紋。
  按警方的說法,幾人作案後翻牆逃跑,在翻牆處應該會有足跡或受害人血跡,但警方卻並沒有找到這些物證。
  疑點3 死者被捅3刀只有一處傷口
  武鐵等律師還指出,警方的勘查已經查明,死者只有一處傷口,如果按照警方的說法,3個男青年拿著刀分別去捅,不可能3刀都扎進一個傷口。
  □檢方翻案
  案件不符合起訴條件
  今年4月9日,邯鄲市檢察院、雞澤縣檢察院作出了不予起訴的決定書,決定書說,今年3月20日,邯鄲市中院建議邯鄲市檢察院對這起案件撤回起訴。3月25日,邯鄲市檢察院決定撤訴。邯鄲市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因此決定撤訴。雞澤縣檢察院的不予起訴決定書內容也大致相同。
  4月9日上午,邯鄲市檢察院、雞澤縣檢察院的數十名相關工作人員前往邯鄲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雞澤縣看守所、曲周縣看守所等多個看守所,當面向被關押在這些地方的齊亞博等人送達不予起訴決定書。在被關押了730多個日夜後,齊亞博等11人被釋放。齊亞博說,被釋放時他很平靜,無人來看守所接他,他自己打車回到家中。
  齊亞博等人被釋放的消息傳回東柳一村,不少村民放起鞭炮慶祝。5月13日,東柳一村的很多村民表示,從齊亞博等人被抓之日起,他們始終不相信這4個孩子是作案凶手,特別是他們的父母也先後被抓,很多村民認為這是一起冤案。
  檢察院作出不起訴的決定,已基本可以認定此案為冤假錯案。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對司法機關的冤假錯案進行終身責任追究。齊亞博等人遇到的這起案件同樣應該如此。昨天上午,京華時報記者聯繫了邯鄲市檢察院,詢問此案後續是否會追究相關辦案人員的責任。
  截至昨天下午5點記者截稿時,邯鄲市檢察院仍未作出回覆。  (原標題:11人涉命案羈押兩年檢方“翻案”)
創作者介紹

毛毯

oy59oya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