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早,臺灣“立法院”中興大樓前總聚集整排電視攝影機,等著“招呼”來往“立委”對特定議題發表看法。媒體守株待兔,“立委”願者上鉤,形成獨特的“撈魚”文化。來自臺灣《聯合報》
  中國臺灣網2月17日消息 東北有三寶,人參、貂皮、烏拉草,想必已經為大多數讀者瞭解。可臺灣“立法委員”曝光也有三寶您知道嗎?據臺灣《聯合晚報》報道,“立法委員”在“立法院”搶曝光是提高知名度的一條捷徑,而怎樣步上這條捷徑,據指主要有質詢、撈魚、記者會三條。質詢和記者會很容易理解,但“撈魚”那卻是什麼?
  臺灣的電視新聞台一整天都在密集播出,因此新聞量需求極大。但上午一來礙於製作新聞時間不夠,二來許多議題根本還沒發酵,因此各家電視臺多半就以“時事回應”墊檔。要找誰來時事回應?最適合的對象當然就是能言善道、無所不談的“立法委員”了。
  所以幾乎每天早上,“立法院”的“立委”研究室中興大樓一樓電梯前,都會聚集整排的電視攝影機,等著來往的“立委”張嘴。媒體守株待兔,“立委”們願者上鉤,於是“撈魚”之說不脛而走。
  想撈誰 媒體有口袋名單
  雖說是“撈魚”,但久而久之運作下來,媒體間也有份“口袋名單”。有些“立委”口齒清晰、言簡意賅有爆點,配合度高又什麼都能談,就常常成為“專業撈魚戶”。相較之下,有些“立委”被問幾次後,媒體發現講話很難抓重點,甚至問什麼都實問虛答,就算是從整排的攝影機前走過,也不會有人搭理。
  國民黨“立委”可能捍衛政策不易,也可能是民進黨“立委”口才略占上風,專業的撈魚戶多半以民進黨“立委”為主,如黃偉哲就是其中翹楚。他的特色就是什麼都能談,而且立場不偏激,配合度又高。有時儘管在會議中,都願意抽空受訪。另外蔡煌琅則以“一語中的”著稱,發言時間通常不長,但卻很有爆點。陳亭妃雖然問政以辛辣著稱,但面對媒體配合度極高,媒體有時先來後到,反覆問相同的問題,她都會不厭其煩的再次說明。
  至於國民黨,號稱“雷神”的羅淑蕾是媒體最常“撈”的魚。只是羅淑蕾砲火十足,發言內容常比民進黨還辛辣,很難達到“平衡”效果。其他較常被鎖定者,大概就是吳育升、賴士葆等擔任過國民黨黨團幹部的成員了。
  搶曝光 “立委”也很辛苦
  相較質詢、記者會等方式,“撈魚”顯然是比較經濟的曝光方式。不過“立委”有沒有料,還是一看便知。有些“立委”反應快,假如議題不複雜,儘管根本沒看新聞,記者稍微“報告”,還是可以講得頭頭是道。
  黃偉哲便表示,為了讓自己可以回應議題,每天早上至少花半小時把重要的新聞看過一遍。接著要看晨間新聞,再瞭解一下主播提到的新聞重點,用民進黨的立場想一下怎麼回答。但這都只是“考前猜題”,有時記者問的千奇百怪,他也只能見招拆招,靠反應取勝了。
  由於時時要靠反應,也不時發生一些鏡頭外的糗事。如某次一位國民黨“立委”中午稍帶醉意到“立法院”被媒體“撈魚”,結果說出來的答案完全是“政治不正確”,記者狐疑跟他確認“你真的要這麼說”,他才瞬間酒醒,拜托不要播出,再給他一次機會。
  同樣撈魚 態度大不同
  其實除了針對“立委”,媒體也會對台當局官員“撈魚”,只是他們願意回答的不多。為了讓官員開金口,記者往往得使出渾身解數“大聲喊話”,問一些可能刺激官員的問題。如去年泄密案開庭,記者以“落水狗”激怒“檢察總長”黃世銘,逼得他停下腳步回答,就是代表作。
  當然也有“立委”對“撈魚”敬謝不敏。如親民黨“立委”李桐豪,因為宋楚瑜曾說過“立委”什麼都談很不好,所以他對記者的“撈魚大軍”能閃則閃,除非是他熟悉的財經議題,或者是他自己開的記者會。
  “撈魚”是臺灣媒體的特有現象,是好是壞或許見仁見智。但不管官員還是“立委”,只要新聞的供需存在,這種現象恐怕就會一直存在下去。(中國臺灣網 李帥)  (原標題:揭秘臺灣“立委”的曝光之道:撈魚質詢三法寶)
創作者介紹

毛毯

oy59oya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